亚太资讯“专卖店”:《外交学者》网站

  :《外交学者》网站是一个主要报道亚太地区、经济、军事、文化和社会等方面新闻资讯的网络。由于对亚太地区热点事件的深度剖析,该网站受到了政策制定者、学术研究者等受众的广泛关注。其特点和经验对我军充分利用网络新闻平台,更加有效地开展军事外宣和战具有启迪意义。

  :《外交学者》网站;网络新闻平台;军事外宣《外交学者》(The Diplomat)是一个在线国际新闻杂志,主要报道和评论亚太地区的、经济、军事、文化和社会等方面的资讯。2010年和2011年,《外交学者》网站(蝉联美国新闻网RealClearWorld“世界新闻网站排名”前五。近年来,它在我国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其文章常被中央编译局、《环球时报》《参考消息》等主流中文机构编译刊载。因此,对其分析研究有助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我军网络新闻的对播。

  《外交学者》(The Diplomat)起初是一份的双月刊纸质杂志,由人戴维·里维里恩-史密斯(David Llewellyn-Smith)等人于2001年创办,后来,由于内部分歧和经济亏损,该杂志于2007年12月被人杰姆斯·派驰(James Pach)的翻译公司Trans-Asia Inc.收购,由派驰担任执行出版人和首席编辑,并通过Trans-Asia Inc.公司运营。但初期效果不佳,很难吸引到广告,不断亏损。此时,网络逐渐成为重要传媒,越来越多的读者从纸媒转向网络。在这样的双重作用力下,2009年8月,《外交学者》杂志停止印刷,转型成为在线刊物,其悉尼办公室关闭,总部移至日本东京。

  随着《外交学者》网站紧扣、颇具看点的文章逐渐引起越来越广泛关注,其复杂的背景也引发了种种猜测。我国一些根据其所在地判断,给其冠上了“日媒”的称号,并拿它与日本的《读卖新闻》和《朝日新闻》进行对比。也有一些读者和中文看到其编辑和作者多为美国人,视之为“美媒”。由于英文Diplomat还可以指“”“外交家”,国内部分中文将之翻译成了《》杂志,则称之为《外交家》杂志。一段时间以来,对于该网站的猜测众多:有的认为是“中国在美国创办的”,有的认为是“中国人在日本创办的”,还有的认为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创办的”。但是,2016年其总编派驰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不认同称其为“日本”,同时称,由于语言问题,网站没有日本作者,有关日本的文章也没有偏袒之意。因此,准确地讲,《外交学者》网站应归为亚太。

  近年来,亚太地区一直是全球军事、、经济、外交博弈的热点区域,其间任何大的变动都会吸引整个世界的关注。尤其是最近几年,亚太地区总体和平,但实质热点不断、危机四伏,人们对亚太形势的关注也随之增多。该网站设立了丰富而具体的报道频道,包括五大区域(Regions):“中亚”“东亚”“大洋洲”“南亚”“东南亚”和六大话题(Topics):“经济”“”“外交”“”“安全”与“社会”。同时该网站还专门设立13个博客(Blogs),每个博客负责一个具体的国家或地区(包括中国、日本、、朝鲜半岛、南亚等)或某个热点话题,如“中国力量”(China Power)、“亚洲防务”(Asia Defense)、“东京报道”(Tokyo Report)、“亚太再平衡”(The Rebalance)等。除了上述定位鲜明的频道栏目外,它的信息制品形态多样,不仅包括特别报道(Features)、评论文章(Commentaries),还有(Interviews)、视频(Videos)、专题图片(Photo Essays)和播客(Podcast)等多种形态的信息制品。这些很好地满足了不同受众的信息需求,吸引了越来越多受众。

  该网站能够发展成为备受受众关注的新,凭借的不仅是果断转型和良好经营,还有其从自身实际和受众需求出发,科用策略的不断尝试。

  该网站在栏目里还刊登了许多对知名人物的访问,包括伊拉克前财长阿里·阿拉维(Ali Allawi)、马来西亚前副总理安瓦尔·易卜拉欣(Anwar Ibrahim)、工业创新和科学部长伊恩·麦法兰(Ian Macrlane)、美国前总统事务助理布伦特·斯考克罗夫特(Brent Scowcroft)、前首相、世界贸易组织前总干事迈克·摩尔(Mike Moore)、前驻美大使金·比兹利(Kim Beazley)、挪威前秘书长韦格·克里斯蒂安·斯特勒默先生(Wegger Christian Str·mmen)等。

  受众在这个网络平台可以看到来自东不同声音的碰撞。由于受众的判断和解读不同,理解上难免出现分歧:美国人读了中国学者写的文章,会感到《外交学者》网站偏向中国;中国人读了美国人的文章,会《外交学者》网站不够客观。但是也正是这些多元的声音为网站提供了平衡的视角,体现了尊重差异、包容多样的,从而吸引了更多的关注。

  《外交学者》网站的影响力还得益于网站致力提供具有较高专业水平信息制品的策略。

  一是拥有实力强大的专家库,信息产品的权威性。该网站的信息不同于其他新闻网站的新闻报道,内容强调思辨评述而非单纯的新闻叙事,这与其背后的强大专家库密不可分。专栏作者和博主既有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亚洲研究中心主任伊丽莎白·伊科纳米(Elizabeth Economy)、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理查德·怀兹(Richard Weitz)、英国国王学院中国研究院院长克里·布朗(Kerry Brown),也有美国《国家》杂志作家罗伯特·德莱福斯(Robert Dreyfuss)、国防军事学院教授格雷格·奥斯丁(Greg Austin)等专家学者。该网站还常规收录许多中国学者的文章,构成了《外交学者》网站一道别致的风景线。他们包括:研究美国体制和行为的外国语大学教授谢韬、澳门大学助理教授陈定定、美国大西洋理事会资深研究员杨恒均、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薄智跃、美国西东大学怀特海德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汪铮、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研究中心国际战略研究室主任薛力、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沈丁立、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和大公网评论员木春山等。这些专家学者的专业性很大程度上了网站高品质信息制品的权威性。

  二是与智库深度合作,提升网站力。当今社会,需要借助智库的观点和研究拓展报道的深度和广度,从而提升自己的力。智库也需要借助扩大自己的声音,引导公影响决策。因此,两者的合作无疑是双赢之举。《外交学者》网站深谙此道,和一些有影响力的公共政策研究智库和智库形成了正式常态化的合作机制。其中最为重要的是与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CSIS)建立了正式合作伙伴关系:《外交学者》网站不仅积极参与该中心的太平洋论坛青年项目,而且专门开设栏目,为CSIS的研究专家提供发声的平台。此外,《外交学者》网站还与英国智库“外交政策中心”(Foreign Policy Centre)、印度智库“国防研究分析所” (Institute for Defense Studies and Analyses, IDSA)、美国“国际事务论坛”(International Afirs Forum)、美国具有研究和发展能力的教育机构“东中心”(East–West Center)、印度智库“维维卡南达国际基金会”(the Vivekananda International Foundation)、美国新闻网RealClearWorld、“新闻网”(Environmental News Network,ENN)、英国“全球新闻社”(Global Radio News)、《大西洋哨兵》网站(the Atlantic Sentinel)等开展正式合作,使网站的力得到提升。

  三是议程设置广泛且细化,打造亚太资讯“专卖店”。从《外交学者》网站的11个报道频道和13个博客的设置来看,该网站具有较强的议程设置能力。一方面围绕地区设置议程;另一方面,围绕话题设置议程。但是两者并非是严格割裂的关系,而是相互交叉,既方便了受众根据研究区域进行检索,又显得整个议题设置既有广度上的“宽”,又有具体问题的“深”和“专”,突出了“亚太地区地缘趋势”“国防与情报”和“和人类安全与发展”等几个热门议题,以提供原创内容为主的亚太资讯“专卖店”取代了一般意义上的信息“超市”,增强了网站的核心竞争力。

  网络时代,要想吸引更多的受众,扩大的影响力,仅有优质的信息内容还不够,还要从网站的设计和所提供的服务方面入手,遵循“人性化”的方针。该网站的版面设计具有以下三个方面的特点:一是内容分区清晰,色调搭配沉稳协调,突出知性与权威特色,增加信息的可信度。该网站页面的内容区域划分清晰,符合人们浏览网页时的注意力和滚动习惯。在色彩的运用上,该网站以黑色和红色为网站主色调,营造出知性、沉稳和权威的信息。这种较为大气的页面设置给受众留下了较为专业的形象,使受众对网站上的信息产生可信赖的感觉。二是信息传受径便捷,以用户为中心,有利于培养长期受众。该网站的信息获取便捷,既可以通过“网站首页——频道首页——信息页”三步操作快速进入目的页面,也可以通过高级搜索栏便捷方式获取信息,体现了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有助于挽留用户。因为当今时代,受众对网络信息的获取往往是通过快速浏览网页而实现的,便捷的信息传受径会给用户留下良好的使用体验,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培养网站的潜在长期受众。三是提供社交网站及分享站点的超链接,努力引导公共话语空间的议题设置。该网站在页面右上方设置了常用社交网站Twitter与Facebook的超链接,以便用户浏览页面时随手打开链接进行分享。这方便了网站与社交网站的互通,扩大了信息议题的范围,形成了有利于引导公共话语空间的议题设置。

  总的来说,《外交学者》网站聚焦亚太地区热点问题深耕细作,并通过与智库、专家学者的深度合作,实现优势分享,使其影响力和信息力得到很大提高,其实践经验,对加强和改进我军网络新闻的对外信息工作的主要有三:

  如前文所述,该网站的信息制品原创性高、品质专业,且专注亚太热点事件,颇像购物时的“专卖店”,这对于处在信息大爆炸时代的受众而言,集便捷和高质于一身,自然颇受欢迎。因此,我们的对外军事信息发布平台也应该分工明确,着力提供给受众“定位明确的”“原创的”“品质高的”,甚至是“独有的”信息制品,避免出现“的”“雷同的”大货。只有这样,才能以“内容为王”而制胜。

  该网站同时给不同立场的声音提供了展示的平台。这种做法并非简单地为了让受众各取所需,也不是仅仅为了展示自己的包容大度,而更多是从效果考虑的,类似学中“两面提示”的技巧。“两面提示”不同于只顾阐述己方观点的“一面提示”,往往给对立的观点以发言的机会,从而消除对象的心理反感,对文化水平高的受众效果更好。鉴此,在我军的对外宣传工作中也应该兼顾这种发声的“多元化”,争取做到“多源”“多声”,给受众不同来源、不同角度、不同强度的声音,形成“殊途同归”的局面。

  《外交学者》网站与专业智库的合作实践也提示我们,作为应该思考如何与智库进行常态化的合作,并借由这种合作拓展报道的深度和广度,提升信息制品的专业性和权威性,从而在引领国际中拥有更多“话语权”。对于我军的新闻而言,这种合作意味着要走一条与智库联合、融合的道。这种融合是以长补短、以强补弱、以多补少、以有补无的融合,不是偶然而为之的短时合作,而是要建立起正式的合作机制,形成长期合作伙伴关系。在这种机制下,双方或多方实现智慧资源的共享共用,共同承担研究项目,合作开展人才培养,等等。如果与智库真正能够建立起复合的、深层次的实质性联合,不仅的力能够得到大大提高,智库的声音也借的平台得到放大和。(作者均系解放军南京学院基础部外语与外军教研室教员)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anthonytipay.com/xinwenzazhi/2019/0221/139.html